老李喜歡集郵也喜歡蒐集錯體郵票。

兩年前,集郵界盛傳香港一毫普通票發現漏齒孔的大變體。有人說:這種未釘齒孔的大變體只有一全張;有人說:這種未釘齒孔的大變體可能有兩全張。不過,一全張也好,兩全張也好,這種錯體總是十分珍貴的。一九五四年發行的五分未釘齒孔錯體郵票,每對時價在港幣三千元左右。正因為這樣,老李聽到這個消息後,千方百計想得到一組四方連。

他不知道那全張的錯體郵票在誰的手裏,每一次見到郵友,第一句總是:

「知道不知道誰有那張未釘齒孔的一毫錯體票?」

大家都說不知道。

有一天,老李遇到一個姓徐的郵友,問起這件事,老徐說:「讓我老實告訴你吧,這張未釘齒孔的錯體郵票握在我的手裏。」

「可以不可以讓一組四方連給我?」老李用近似哀求的口氣問。

「我曾經賣一組四方連給外國郵商。」老徐說。

「多少錢?」

「四百元。」

「好的。」老李說,「我付你四百元,請你讓一組四方連給我。」

老徐答應了。老李當即付出四百元,換來四枚未釘齒孔的錯體郵票。回到家裏,李太問他:

「拿到薪水沒有?」

「拿到了。」

「拿來,我要繳房租給包租婆。」

老李當即將購買郵票的經過情形講給她聽。李太聽說丈夫將一個月的薪水換了四枚一毫的郵票回來,拍手跺腳哭了起來,怒罵老李是個瘋子。

這是兩年前的事。

現在,這種未釘齒孔的郵票已變成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過舊曆新年時,一切都失去預算,到了「初十」,連買餸的錢也沒有了。李太要老李到公司去借支薪水,老李說:

「剛過年,怎麼好意思開口?」

「既然這樣,不如將那四枚未釘齒孔的郵票賣掉吧。」

老李不肯賣。李太放聲大哭。沒有辦法,老李只好偕同妻子走去郵商處,將未釘孔的錯體賣掉。郵商給他五百元。

走出郵票社,李太興高采烈:「想不到這郵票竟賺了一百元!」

老李說:「如果不是因為等錢用,我怎樣也不會賣掉的。你知道嗎?這組四方連的時價是二千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