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頭豬把農具室改裝成自己出入的總部。晚上他們就在這裏研讀從農舍找來的有關打鐵、木工和其他求生須知的書籍。雪球忙着把其他動物組織起來稱為動物委員會。看來他樂此不疲。他為母雞成立了雞蛋生產委員會、替牛創立了「潔尾」聯盟。還有專門為馴化老鼠與野兔而設的野生同志再教育委員會。此外還有專為綿羊而設的純白羊毛運動和其他花樣百出的名堂。當然雪球還是識字班的創辦人。整體來講,這種種計劃都以失敗告終。我們可用馴服野生動物這計劃做例子。計劃實施後,他們依然故我。如果你對他們特別禮遇,他們就不客氣了,好意照收不誤。貓是再教育委員會一分子,開頭的一段時間表現得非常活躍。有動物看見她坐在屋頂,對着伸手不及的麻雀說話。她說所有動物現在都是同志,只要願意,任何麻雀都可以在她掌上休息。可是麻雀還是跟她保持一段距離。


識字班倒是成績斐然。入秋時幾乎所有農莊內的動物都可以在某程度上說得上粗通文墨的了。


三頭豬能讀能寫。狗的閱讀能力很不錯,可是除了熱中於〈七誡〉的文字外,其他的書寫一概不感興趣。山羊妙瑞的閱讀能力比狗勝一籌,有時她拿着從垃圾桶搶來的零碎舊報片段在晚上唸給其他動物聽。班傑明的閱讀能力可說跟豬平起平坐,但他從不善用這方面的能力。他說就他所知,沒有什麼東西值得過目的。幸運草把全部字母都學會了,就是沒法把字母拼成字。拳手對字母的認識僅及於D。他會用大蹄子在地上描畫出A、B、C、D四個字母,然後豎起耳朵站在那裏盯着這四個字母看。有時擺動額前的鬃毛,吃力地回想接下去的究竟是什麼字母,卻總也想不起來。的確,有好幾次他終於把E、F、G、H學會了,但是學會了記住這四個字母,卻發覺已忘了A、B、C、D。最後他決定能夠記得前四個字母已很不錯了,於是每天練習一兩次來加強記憶。莫莉除了組成她名字的六個字母外,拒絕學習任何新東西。她會用樹枝工整地排出這幾個字母,還會放上一兩枝鮮花來標誌自己的名字,跟着繞着這花飾跑兩個圈表示自己多欣賞。


農莊上的其他動物學習字母以A為極限。大家還有新發現,那些腦袋不靈光的動物如綿羊、母雞和鴨連〈七誡〉都記不牢。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雪球宣佈〈七誡〉其實可以簡化成一條定律:「四腳的確好、兩腿心腸壞。」他說這格言涵蓋了動物主義的基本精神。誰對此精神有透徹的了解,將免除人類污染的災難。鳥類動物本來反對,因為在他們看來鳥類也是兩腿動物,但雪球一下子就給他們證明其實不是。


「同志們,」他說。「鳥的翅膀是飛行器官,不是操縱的工具,因此應視為腿。人類最顯著的特徵是他的手,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


禽鳥雖然聽不懂雪球的長篇大論,但他的解釋卻聽得下去,也因此地位稍見卑微的小動物很快就用心把新學來的格言記起來。「四腳的確好,兩腿心腸壞」也大剌剌的書寫在穀倉牆上〈七誡〉的上方。羊群剛學會了背誦格言後就高興得不得了,躺在田野時常一起咩咩的叫着「四腳的確好,兩腿心腸壞!四腳的確好,兩腿心腸壞!」這樣一叫就叫上幾個鐘頭,從不言倦。



譯:劉紹銘

文字/聲音授權: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