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臺的新聞特寫節目,自然要做到與時事是緊扣。所以,當有幾個人把一個浴缸從樓下搬到天臺去盛水的時候,電視臺的熒光幕上已經播映出整個過程的傳真。現在,背靠一幅世界全圖坐着的人,是一位新聞評述員。據說,剛才在六點半出現過的新聞報道員,為了要儲備食水的緣故,臨時請了事假,已趕回家去打點儲水的各類有關事項。


這時,新聞評述員以一種與他平日言談不對稱的略帶激動的聲調在說話,他對城內現階段的動態這樣分析:


啊,這是明智的舉動啊。由於水庫乾涸,存水量數字驟降,我們已經面臨嚴重的水荒,利用天然的源泉來儲蓄水糧,是每位市民應該立即效法的當前急務。在過往的日子裏,我們曾經力求省儉,不斷節流;現在,是努力儲水的時候了。


城內根本沒有一個人聽他講話,所有人都忙於把屋子裏的容器搬到街上去盛水。那位新聞評述員,稍後也知曉沒有人聽他,反而極為高興。又講了兩分鐘,竟抽起煙來。


雨下得很大,比大還要大的雨不斷落到地面上來,激濺起強勁的水花。許多道路,雖然路面是新型的建築,排水性能異常優良,但因為雨水濃密,不久即漲滿了水。這時,有一組十眾的人,乾脆把整條街的兩端已大力萬能膠一封,喝一聲「起」,即把街整個抬了回家。另外一堆人,忙於把一條還不曾填改成車行道的露天下水道當作水族箱般翻轉,倒掉內裏原有的污水,又把它擰回本來的姿態,飛速洗淨後,立刻盛滿雨水,也抬了回家。


城內城外的若干行人隧道,海底車行隧道、以及睡獅山隧道,幾乎同時不見了,當然也是全給抬了去儲水。


最有秩序的一項工程還是由政府帶頭親自策劃發動的,算起來,是這個城市從來不曾有過的創舉,進行的步驟是這樣的:

一,由電腦即時設計出一份藍圖

二,召集了一營衞成軍隊的工兵

三,把座大山山頂正中炸開一個大洞


那山頂,炸裂後,隨變成一個火山口湖,在一小時內,儲得六十八億加侖雨水,相當於整個城市目前總儲水量的十分之一。由於該山的底層處本來就有一個水庫,因此,山頂湖的水一經滿溢,即自動流入水庫,而水庫,早已敷設好各類引水道及水管等等建設,雨水經由水管的引領,流往草田濾水廠,經沉澱、過濾,及消毒後,登時成為食水。


同時,住在樓宇頂層的居民,幾乎沒有一個不把屋頂掀開,好讓雨水直接降落到室內。各人把一切房間裏的事物如地氈、床墊、沙灘蓆、枕頭、棉被,都搬去了堵窗;又把鋼琴、電梯、汽車、辦公室搬去堵住門口。這樣,整層頂樓,就變成了儲水池。只要有任何的空間,各人都利用到了。大半的市民,連馬桶也儲滿了食水。有一個私人的巨型圖書館,則搬了四庫全書到天臺上去砌了四幅牆,成為一個最具文化氣質的水庫,以致半月後,各國的藝術雜誌,競相把這特殊的設計爭先刊登在封面上。


電視臺的新聞評述員,看見市民如此積極儲水,扔下煙蒂,忍不住說,他從來不曾見過別的城市發揮過類似的同舟共濟精神,因此很是感動;同時,他忽然對人類、世界,重新充滿信心。對於這個晚上發生的不尋常事件,他發表了他的感想:


對於這個世界,你是不必過分擔心的。你害怕石油的危機會把我們陷於能源的絕境嗎,你看看,我們不是安然渡過了嗎。你為了水塘的乾涸而驚慌恐懼,認為我們即使從此要生活如同沙漠了嗎。你看,及時雨就來了。


對於這個世界,你無需感到絕望。你何必為了暫時顯現的環境污染,人口膨脹等等的片面跡象,而下定判決書,以為地球不再有能力繼續生存下去呢,你當然看見工業文明帶來災害,你又預知機械將取替人類在星球上的位置,但這一切,不過是地球在向我們發出戒備訊號,要我們提高警惕,當我們身處舒適寫意的時刻,不可過分奢侈,不要任意揮霍,令我們的消費超越地球的供應。我們難道不懂得該好好珍惜我們這美麗的星球吧。


當他講到這裏,忽然沒有了聲音,因為雨水剛好把電視臺也淹沒了。


這樣熱鬧的一個晚上,是很罕見的。城市的史官已經把這件事編寫在年鑑上,並且把書牆水庫的圖片搜得,不久將封存進文物囊裏,永垂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