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創作這條路,和我的成長背景有莫大關係。
我在一個單親家庭中長大,童年生活並不愉快。看到其他小朋友有完整幸福的家庭,我顯得既羨慕、又自卑,由於害怕被同學嘲笑,故此我總是將自己隔離,從不願意結交朋友。
升上高中後,我還是慣常地獨來獨往,由於家中環境凌亂不堪,放學後我寧願到附近的圖書館消磨時間也不願回家。從那時起,我開始接觸更多的文字,當中尤其喜歡閱讀一些心靈勵志或人生哲理的書籍。
透過閱讀,我的視野漸漸廣闊了,無論對自己、世界都有一份新的體會。我學會面對內在的「我」,接受一個不完美的自己及過去。我慢慢領略到一個人生道理 — 與其執著過去,倒不如把握現在,活好每一個當下,這亦成為我日後的人生格言。
後來我閱讀更多關於心理學、輔導等書籍,發覺自己對社會服務有濃厚的興趣。我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人生的目標及方向,並決定報讀社工課程,希望自己能夠以生命影響生命,幫助更多社會上心靈貧乏的同路人。
 閱讀,不僅打開了我的內心世界,更導引我走入他人的世界,做一顆為別人指引路向的北斗星。
三年前,我決定提起筆桿,將自己多年來從事外展精神科工作中的所見所聞,透過小說創作的方式呈現出來,希望市民大眾能夠了解精神病患者的世界,明白病患背後都是一個個有血有淚的動人故事,改變社會長久以來對精神病患者的負面標籤。
我不單相信歧視源於誤解,更相信通過閲讀能改變讀者的固有認知,訓練感同身受,擴大對他人的同情及憐憫之心,開啟一個充滿同理心的世界。
閲讀的其他好處,相信也不用我多說。人類的生命有限,任何人都不可能親自去體驗所有的生活。知識,更是無窮無盡,我們沒有可能對所有知識都瞭如指掌。俗語說:「讀一書,增一智。」閲讀正提供一條管道讓我們攝取別人的經驗來開拓自己的視野、潤澤心靈,增長智慧。
透過文字,我們更可以超越空間和時間的限制,每當閲讀歷史書籍,了解古往今來事情的前因後果,不難發現相同性質的事情往往會不斷循環出現,所以我們更應以史為鏡,汲取前人的經驗,明辨是非善惡,做一個有良知、對社會有道德責任的人。
在講是講非、心靈貧乏的年代,用心閱讀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