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是個活躍又多話的孩子,可是只需丟給我一本書,我便會安靜下來,默默地翻著書,書本因而成為拯救全家的法寶。當年互聯網仍未普及,要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多認識這個世界,就是靠閱讀。初時還滿足於在圖書館、書局「打書釘」,高小開始懂得儲書了,生日和節日都要求大家送書做禮物,家中藏書愈來愈多,漸漸同學和朋友也會來我家借書,我還給他們弄了「唐希文圖書館」的借書證。

 我看書很雜,武俠、偵探、歷史、科幻、旅遊、愛情甚麼類型都看,亞洲和歐美的作家也喜歡。選書方面很隨意,有時覺得書名有趣,有時因為文字優美,有時純粹被封面吸引,唯一條件是「有感覺」。對我來說,每一本書都建構了一個世界,只要投入其中,就會進入「異境」,獲賜不同的魔法——可能是知識的增長、眼界的開闊,也可能是觀念的改變、對生命的體悟,讓我們在過程中不知不覺地成長,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

 記得當年一頭栽進了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世界,因為故事中穿插的歷史人物,連帶對曾經討厭的中史也感興趣;之後看赤川次郎和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努力鑽研個案牽涉的物理學和生物學,理科的成績明顯進步了;後來受到Paulo Coelho、李天命的哲學書啟發,大學修了不少有意思的哲學課,急躁的個性變得平和起來。再後來,因為愛上林詠琛、C.S. Lewis、J.K. Rowling等作者築構的魔幻空間,腦中冒起奇妙的靈感泡泡,開始執筆創作自己的故事 …… 這不是魔法是甚麼?

 有人說沉迷看書是逃避現實,我卻覺得書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將真實世界無限延伸,帶我們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像我很喜歡的奇幻文學,在展現超自然力量、營造神遊物外的快感之際,亦會與現實的倫理、人文精神連結,當中同樣有英雄、有壞蛋、有幸福的事情和悲傷的情緒,同時滿足我們對「幻想」和「真實」的渴望。那就是說,書本讓我們坐上了想像的飛毯,從不同角度去看清身處的世界。

 除了書中的魔法國度,我也很珍惜跟每本書的「邂逅」。雖然現在很多人都愛看電子書,但我還是喜歡捧著實體書的感覺,所以常常到書局和圖書館流連,生活中的種種壓力與沮喪,在嗅到書香的一刻,便會奇蹟地消失掉。在我眼中,每本書的書名、封面設計、內容簡介,也訴說著不同的故事,無論我跟它們最終是擦肩而過、短聚片刻、相約下次再見,還是情有獨鍾得要立即私有化,都是值得細味的美好回憶。

 我相信終其一生,家中的「圖書館」會繼續增添館藏,讓我體驗更多妙不可言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