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好玩的。試問有甚麼比拿公費去旅行、去完旅行後可拿公費,或因為有公費所以去旅行更開心?但這不過表面風光,彷彿社交網絡的最新消息,大家都報喜不報憂。

我寫過兩本旅遊書、數個旅遊專欄,並參與半百旅遊分享會和訪問,談及吃喝玩樂跟不少「過隱」經驗。當旅遊作家讓人憧憬,可壓力也大,困難林林種種。記得上次寫《澳 洲任我行》,短短半個月跑了百多二百個景點,每天吃四、五個早餐,全程趕坐車、趕 拍照、趕吃東西,卻可能去錯地方、拍不出效果、吃了垃圾浪費胃容量…… 澳洲是悠閒的國度,但我這步履匆忙的外鄉人卻難以融入。每天跟時間和體力競賽,沒空間與途上認識的朋友聯誼,這與自己推崇的旅遊哲學背道而馳。始終覺得「人」才是旅遊的重點,與心愛的人同行,又或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比起到此一遊式「打咭」更見珍貴。偏偏任務在身,身不由己。旅遊作家要寫書,收了公費不用做嗎?

工作沒問題,只是沒料到找資料限制多多,原來在商場拍天花也會招來保安「問好」。在餐廳相機先食,老闆會問「拍照目的是甚麼?」難道國家機密雞扒不可洩露?跑到紅燈區,我還沒舉起相機已被四名澳洲大漢重重包圍!我用的是單反大相機,又重又招搖,但用手機拍照始終有差。質素和便捷之間,熟輕熟重?

回到香港後更加繁忙!日間上班,晚上也坐在電腦前拼命「加班」。為了找尋更準繩和地道的內容,我花掉大量時間翻譯英文網頁。澳洲人的思維不及香港人般簡單直接,有 時兜兜轉轉,才找到點點有用資料。本來整理一個景點約十五至二十分鐘,惟只需一個 難尋的資訊,已可消耗我一整晚!後來我發覺長此下去遲早家變(但我明明乖乖在家沒有「夜蒲」),惟有向同是澳洲背包客的 Yvonne 求助,才最終完成這「巨著」!

任何工作也有苦有樂,偏偏「旅遊作家」給人幻想無限,大家只會說羨慕。但既然工作中的「苦」避不了,若能靠興趣去賺「開心錢」、與人分享經驗、推介有趣地方,這仍 然是「筍工」啊!當作家收入微薄而不穩,稿費又規律性地胡亂脫期。要是全程投入寫 旅遊,家人更要忍受你隨時失蹤!偏偏世界很大,「拿公費」去闖蕩異地、享受自由的 空氣,再苦的也變得好玩。如果可以,我樂意全職去當這「苦差」,勝過呆坐小島當機器的齒輪,人生短暫啊,為何還要自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