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

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

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

千巖老人以爲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爲誰生。



導讀撰寫:施志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