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味人生100篇》
作者: 李怡
聲音演繹: 鄭子誠
出版社: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有知識,不等於懂得生活;精明的人,往往也因過於精明而做出蠢事。

對於人生,知識、聰明、智商、甚至時運,當然都重要,但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這些,而是智慧。

甚麼是智慧?知識不是智慧。我們能因他人的知識而博學,但無法因他人的智慧而睿智。智慧有時候只是一句話,或一段經歷,一個人的小小表現,一個小故事,它給你帶來的可能是一生受用不盡的頓悟。

本書匯集一百個與智慧有關的故事、話題,是從作者許多細味人生的文章中篩選編成的。

若在這100篇短文中,能找到一兩個故事或一兩句讓你頓有所悟的話,那麼你未來的人生也許會不一樣。
香港著名文人,從小愛讀書。他說讀書要讀出味道,必須『不求甚解』-他的意思是不必對每一詞每一句都探根問底、追尋典故出處,只要能領悟書中神髓去讀,就能享受閱讀的樂趣。
「有聲好書」節目聲演李怡著作包括:「細味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等。
資深節目主持,於香港電台第一台,主持節目《音樂情人》超過十年,深受歡迎,同時為無線電視藝員及專業的配音員。

人生最需要的是智慧—自序

許多人很聰明,但會突然做一件蠢事,而且是用他的全部聰明去證明他的愚蠢。因此,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名。

許多人讀很多書,知識廣博,談起問題來頭頭是道,但處理生活小事、人際關係有時會手忙腳亂,往往不知所措。

許多人非常精明,很會賺錢,但卻忽然被一個沒有甚麼見識的人施一小計就騙去大筆錢財。

許多人一世英名,無端做一件不必要的事而使英名盡付流水。

這樣的事,我一生見太多了。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有知識,不等於懂得生活;精明的人,往往也因過於精明而做出蠢事。許多人都會說,失敗是成功之母,但很少人能真正做到讓自己的失敗變身為成功。相反,我們常見到的是:成功是失敗之母—不知多少人因成功而忘乎所以,終導致失敗。

對於人生,知識、聰明、智商,甚至時運,當然都重要,但人生最需要的不是這些,而是智慧。

甚麼是智慧?智慧是對人生的細味。它有時候只是一句話,或一段經歷,一個人的小小表現,一個小故事,能細味的人往往就能從中得到一生受用不盡的頓悟。美國成人教育家戴爾.卡耐基小時因繼母一句話,就改寫了他的人生;一個小孩一直努力讀書但因為成績總不如人而不快樂,他在海邊聽媽媽說了兩句話,從此改變了人生態度,終獲成功;一位教授向學生發一個問卷,改變了學生對人生的看法••••••••。這些都是長篇累牘的書本中找不到的智慧:很小的事,簡單的一句話,懂得抓住它,就使人一生難忘,受用不盡。

許多書本或網絡上,都會有一些與人生有關的故事、話語。這些篇章常使我思索細味,並把感受發表在這十年八年所寫的專欄和電台讀書節目中。我以前編《九十年代》月刊時的一位同事、台灣版的負責人邱近思小姐,花了一個多月時間,從我發表過的文章中,摘出一百個與智慧人生有關的篇章,編成這本書。書中都是別人的故事和話語,卻融入我個人的體驗,並已成為我思維與人生的一部份。

希望你在這一百篇短文中,能找到一兩個故事或一兩句讓你頓有所悟的話,那麼你未來的人生也許會不一樣。

知識與智慧

知識不是智慧。法國散文作家蒙田說,「我們能因他人的知識而博學,但無法因他人的智慧而睿智。」

有人對智慧做出闡釋,認為知識是可以傳授而獲得的,但是智慧卻不行,因為智慧必須由自己去追尋,用你的身體五官去看、去聽、去嗅、去觸摸、甚至用你的腳去走、用身體去勞動、用心去感受,然後用這種感受去觀察、用觀察去思考,最後用思考去成就你的智慧。

我也相信智慧不能傳授。但如果寬容與包涵是人生最重要的智慧之一的話,那麼凡事都能退一步、以寬容之心去看待成敗得失,並非不能經由別人的經驗而獲得智慧。有時候,智慧只在轉念之間。當你轉念間想到寬容是智慧的時候,你往往就能把緊繃的心緒放鬆。只要身心放鬆,腦筋自然就靈活,智慧也跟著來了。美國詩人荷姆斯關於知識與智慧的名言是:「多言是知識的權利,傾聽則是智慧的特權。」

有人認為知識是學習後,再用自己的話去表達出來,成為自己內在的學問,所以知識是藉由闡述的過程,去建構自己的邏輯與內化成自己的語言。學習知識要多聽、多問、多說、多學。而智慧的成熟是在生命流動的過程中與自己的經驗結合,透過思考建立自己的價值觀與行為準則。智慧就是在生命中不斷地去觀看自己、觀看別人,也就是要用心去體會,用心去傾聽,這是最好的獲得智慧的方式。

這種說法不錯。但我的解釋卻更簡單。我認為有知識的人會比較多言,愛談他的廣博知識;有智慧的人則偏向沉默,喜歡傾聽,從中凝聚出智慧。

失火時你會搶救哪一幅畫?

大概一百年前吧,法國有一家報紙向公眾提出了一個問題,答得最好可以得到獎金。問題是:「假如法國最大的博物館羅浮宮失火了,情況緊急、只允許搶救出一幅畫,你會搶救哪一幅?」

羅浮宮藏畫之多、之精、之有名,不用多說。讀者提供最多的答案,是搶救達文西的《蒙娜麗莎》,接著是大衛的《拿破崙一世加冕大典》,德拉克洛瓦的《自由神領導人民前進》……。不過,在成千上萬的回答中,獲獎的答案卻是:「我搶救離出口最近的那幅畫。」是甚麼畫?不用說。它的價值或不及《蒙娜麗莎》等作品,但既能收進羅浮宮,就肯定是藝術價值甚高的作品。這個答案的最重要啟示是:你的目標不是最有價值的那一個,而是最有可能實現的那一個。

《蒙娜麗莎》或其他最有名的作品,當然應該搶救,但這些作品如放在離出口較遠的地方,在失火緊急的狀態下,搶救出來不大可能。因此,搶救離出口最近的那幅畫,是最有可能實現的選擇。

提出這個答案並獲得獎金的,是一個名叫貝爾納的青年。這個人後來成為法國著名劇作家,一生寫下大量小說和劇本,是所謂「無聲派戲劇」的主要代表。年輕時向報社提出這樣的答案,預示了他的成功之路,是尋求最可能走到目的地之路。

這也可以是個現實與理想如何抉擇的問題。如果用這個答案來說明人應放棄對美好事物的追求,而應追求現實可以得到的事物,這理解是錯誤的。因為最近出口的,也是美好的事物,只不過太完美的東西不大可能追求得到罷了。

上帝是公平的嗎?

「好人沒長壽,壞人活不夠。」這是中國東北的一句俗語。儘管我們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在現世中,卻不乏「若然未報」的例子,而是不是「時辰未到」,誰也說不上。

西勒‧庫斯特在報紙主持一個兒童專欄,十多年來,他常接到孩子們有關「上帝為甚麼不獎賞好人,為甚麼不懲罰壞人」的來信。每當看到這樣的來信,他的心裡就很沉重,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問題。今天,他又接到一個女孩子的來信,信上說她幫媽媽把烤好的甜餅送到餐桌上,沒有得到誇獎,而頑皮的弟弟甚麼都不做,卻得到一個甜餅。「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嗎?」她問。

庫斯特這一天到教堂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新郎新娘過於緊張,兩人都把戒指錯戴到對方的右手上,牧師見到後,就幽默地說:「右手已經夠完美了,我想你們最好還是用它來裝扮一下左手吧。」牧師這句話,讓庫斯特茅塞頓開。右手成為右手,本身已經很完美了,沒有必要再戴飾物。同樣,那些善良有德的人,之所以常被忽略,不也是因為他們已經很完美嗎?於是他立刻給那女孩子回了信:上帝讓右手成為右手,就是對右手的最高獎賞;同樣,上帝讓你成為好孩子,就是對你的最高獎賞。這封信在他的專欄刊出後,很快被美國、歐洲一千多家報刊轉載。而且每年兒童節,都會被重新刊載一次。

上帝讓好人成為好人,就是對好人的最高的獎賞;同樣,上帝讓惡人成為惡人,就是對惡人的懲罰。好人活得心安理得,活得自然自在,「生平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這就是最好的獎賞。壞人也許「活不夠」,但他們活得心虧,活得不安寧,就算沒有遇到風險也會不免感到良心不安,這就是對他們的懲罰。

這不是比「時辰未到」更有說服力嗎?

一時的成績並不重要

有一個孩子多次問媽媽:為甚麼我的同桌想考第一名就考第一,自己一樣努力,想考第一卻永遠只是考第十七、八名?是不是我比別人笨?

媽媽望著兒子,沒回答,因為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如果她說,人的智力確實有三百六十九等,考第一的人,腦子就是比一般人靈。這樣等於對兒子說,你天資不如人,所以永遠追不上人家,無疑是給兒子的學習努力潑冷水。如果她說,你太貪玩了,你在學習上還不夠勤奮,和別的孩子比起來仍不夠努力。這樣,她又覺得給兒子太大壓力。實際上兒子已經挺努力了,平時也活得夠辛苦了,為甚麼還要增加他的思想壓力呢?

兒子小學畢業了,雖然他比過去更用功,成績也一直在提高,但仍趕不上他的同桌。有一天,他母親帶他去海邊旅行,在旅行中,母親回答了兒子自小就問了她多次的問題。旅行回來後,兒子再也不為自己的學業名次操心了,他只是持續地做好自己應做的努力。中學畢業,他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的名校清華大學。寒假歸來,母校請他給同學及家長作一次演講,以下是他講話的其中一小段:

「那次旅行中,我和母親坐在沙灘上,她指著前面對我說,你看那些在海邊爭食的鳥兒,當海浪打來的時候,小灰雀總能迅速飛起,拍打兩三下翅膀就升上天空,而海鷗就顯得非常笨拙,牠們從岸邊飛上天空總要好長時問,不過,真正能飛越大海橫越大洋的仍是海鷗而不是小灰雀。」

他講的這段話讓很多在場的母親流下眼淚,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母親。

父母回答孩子的問題不容易。一個回答就改變了孩子的人生道路,他母親的回答讓他領悟到:持之以恆的努力,比一時的成績、榮耀更為重要。其實中國成語中的路遙知馬力也是這意思。


富裕有如肥胖

上世紀初有一個肥胖的演員,叫利奧‧羅斯頓。他體重三百八十五磅,腰圍六.二英尺。一九三六年他在英國演出時,因心肌衰竭被送進湯普遜醫院急救,搶救人員用了當時最先進的設備,仍沒法挽回他的生命。臨終時,羅斯頓喃喃自語:你的身軀很龐大,但你的生命需要的只是一顆心臟。

羅斯頓這句話,觸動了湯普遜醫院的院長,他讓人把羅斯頓這句遺言刻在醫院的大樓上。一九八三年,一位叫默爾的美國石油大亨住進了湯普遜醫院。他因為石油生意,往返於歐、亞、美之間,終因勞累而出現心肌衰竭,在英國時住進這間醫院。他在醫院包了一層樓,增設五部電話和兩部傳真機,遙控他的業務。當時有報紙形容這裡是「湯普遜―美洲的石油中心。」

默爾的心臟手術成功,在這裡住了五個月就出院了,不過他迅即結束了他的大生意,在蘇格蘭鄉村買下一棟別墅住了下來。一九八八年,湯普遜醫院百年慶典,邀請默爾參加,記者問他為甚麼賣掉自己的公司,他指了指醫院大樓上的那一行字,說;利奧‧羅斯頓。

記者有點不明所以,媒體對他也沒有報道。後來,有一個人在默爾的傳記中發現了這麼一句話:富裕和肥胖沒有兩樣,也不過是擁有超過自己需要的東西吧了。

這就是他賣掉公司的答案。你的身軀很龐大,但你的生命需要的僅僅是一顆心臟。你的財富很豐厚,但你所需要的僅僅是你生活中最核心的部份而己。最核心部份,是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其他部份,包括銀行中的多幾個零的數字,包括名車、名牌、豪宅的炫耀,實際上和人身體的肥胖沒有兩樣,都是生命中多餘的束西。不,甚至是負累。

羅斯頓一句話,讓默爾看破了人生,從而作出拋棄在名利場追逐而享受生命的選擇。

沙灘上的小男孩

一位在中國某醫學院教書的美國老師,準備給醫學院剛入學的學生作一次公開演講。他把講稿交給校方過目時,某位領導竟很不喜歡,要他重寫,不過這個美國老師還是堅持用了這篇講稿。

在暴風雨後的一個早晨,一個男子在海灘散步,他看到海灘的淺水窪裡,有許多被海浪捲上沙灘的小魚。牠們被困在淺水窪裡,回不了大海了。被困的小魚,有幾百條甚至幾千條。眼看用不了多久,淺水窪的水被沙粒吸乾,被太陽蒸曬,小魚都會枯死。

這時候,這名男子看到一個小男孩,在沙灘慢慢走,不時停下來,彎腰撿起水窪裡的魚,用力把牠們扔回大海。終於,這男子上前對小男孩說:「孩子,這許多水窪裡有幾百幾千條小魚,你救不過來的。」小男孩說:「我知道。」男子說:「那你為甚麼還要撿起來扔進大海?誰在乎呢?」小男孩說:「這條小魚在乎。」他繼續一邊撿小魚扔進大海,一邊說:「這條在乎,這一條也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這一條……。」

這位美國老師說,今天,你們在這裡開始大學生活,你們將在這裡學會如何拯救生命。雖然你們救不了全世界的人,救不了全中國的人,甚至救不了一個省、一個市的人,但是你們還是可以救一些人,你們可以減輕他們的痛苦,讓他們的
生活有所不同―你們可以使他們的生活變得更美好。這是你們能夠並且一定會做得到的。在這裡,我希望你們努力學習,永遠記住:「這條小魚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這一條……。」

不知道某醫學院的領導是不是已對生命冷漠麻木,因而,如此不喜歡這講稿。但顯然,在人人變得冷酷的社會,這故事不僅適合醫學院學生,也適合社會大眾。

為受騙而開心的運動員

阿根廷著名的高爾夫球手溫森多,有一次贏得一場錦標賽,領到支票後,他走到停車場準備開車回俱樂部。這時一個年輕女子走來對他說,她可憐的孩子病得很重,像快要死了,而她卻沒有能力支付昂貴的醫藥費和住院費。

溫森多被她的話打動了,他二話不說,掏出一支筆在剛贏得的支票上簽了名,然後交給那女子,並說:「這是我剛得到的這場比賽的獎金,祝可憐的孩子走運。」

一個星期俊,溫森多在一家俱樂部進午餐。一位他認識的高爾夫球聯合會的職員走過來對他說,「停車場一個後生告訴我,你曾遇到一個自稱孩子病重的年輕女子,你還把支票給了她,是嗎?」

溫森多點了點頭。這個職員說︰「告訴你一個壞消息,那個女人是騙子,她根本沒有甚麼病得很重的孩子。她甚至還沒結婚呢。溫森多,我的朋友,你讓人給騙了!」

溫森多:「你是說根本就沒有一個小孩子病得快死了?」

「是的,根本沒有。」

溫森多開心地說:「那真是太好了,這真是我一個星期來聽到最好的消息。」

每個人都不可能不在意金錢,但金錢有時並不能解決許多根本問題,比如挽救生命,減輕傷痛等。所以這位善良、高尚的球手並不為錢的損失而生氣,而為沒有一個病重的孩子而釋懷。

我想到的是:當一個人發覺自己受騙的時候,他的感覺是甚麼?一般人一定會氣憤。然而人生實在還有另一面︰那年輕女子為甚麼要騙他?她描述的病孩的事,會多讓人難過?若知道這個被描述的苦難並不存在,是不是應該高興,而金錢的損失反而不算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