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之鑰60題》
作者: 李怡
聲音演繹: 錢佩卿
出版社: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在作者超過60年編輯及寫作生涯中,常常讀到一些讓自己很深感受的
句子。有些引起共鳴,有些產生聯想,有些引出問題。作者從中匯集了六十句對生活,思想、寫作有較多影響的名言作說明及分享。鼓勵讀者多思考,多領悟。

香港著名文人,從小愛讀書。他說讀書要讀出味道,必須『不求甚解』-他的意思是不必對每一詞每一句都探根問底、追尋典故出處,只要能領悟書中神髓去讀,就能享受閱讀的樂趣。
「有聲好書」節目聲演李怡著作包括:「細味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等。
香港電台資深節目主持。加入廣播行列超過20年,廣播經驗非常豐富。之前為有聲好書《活在當下》、《城門開》、《日影行》、《拉丁美洲真相之路》等作品作聲音演繹及製作人。現主持節目包括:「我得你都得」、「清晨爽利」。

六十名句支配我的存在—自序

「我思故我在。」是十七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名言,笛卡兒說,他把這句話作為他追求的哲學第條原理。後世許多哲學家都認同。

人類因為有語言,所以必然會「思」和要「思」,有思才算存在。而從有意識開始,人就會「想」,有些事情「想」得到,有些事情「想」不到。人不會脫離思與想而存在。我們每天思想,思想生活和工作的問題,有時也會想人生的問題、社會的問題,甚而會想政治問題、經濟問題以至哲學問題。一些必須應付的生活、
工作的問題、我們每天都憑已有的知識和經驗去思考和解決,但一些非必須應付的問題,如政治、社會、人生、哲學等有關問題,我們往往就因為找不到開啟這些思想問題的鑰匙而擱下來了。並不表示這些問題不重要,只不過不去想它也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而已。

大約六十年前,我就開始從事編輯、寫作的生涯。維持這種職業最需要的是對閱讀的興趣。在漫長的閱讀生活中,我常常讀到一些讓自己感受很深的句子,有時是引起共鳴,有時是帶來頓悟,有時是產生聯想,有時是引出問題,於是我會把句子摘下。在我超過半世紀的思考和寫作歷程中,這些句子往往在我腦海跳出來,成為開啟思想的鑰匙,使自己對世情與政治、社會、哲學等有關問題認識清晰。

我深知讀書不能斷章取義,名人的名句不能孤立起來當教條,因為大部份名言都是在特定的場合、針對特定的問題而說的,離開了特定的時間空間和客觀條件,名言未必就適用。名言不是顛簸不破的真理,不可把名人「語錄」當《聖經》背誦,或當作指導思想與行為的準則。名人也是人,不是神,即使在歷史、文化上有傑出成就的人,對他的著作和話語也要持獨立思慮的態度,不能一味膜拜全盤接受。名言固然可以是我們的思想之鑰,但也要慎防被名言堵塞了思想。以名言聯繫現實政治與社會問題去思考,提出對現實的較獨特的見解,才是名言最恰當的運用。

在本書中,我嘗試匯集六十句對我一生的生活、思想、寫作有較多影響的名言。重新閱讀這些句子,我發現它們在很大程度上支配了我一生的思想、由於「我思故我在」,所以它們也等於支配了我的存在。讀這些名句,可以看到我的思想脈絡,我一生要秉持的寫作精神。一些句子畢生受用不盡。寫政論文章時,阿克頓勳爵關於「權力使人腐化」的說法,是我認為論政者對掌權者須永遠置疑的認識基礎;寫其他知性文章時,蘇格拉底關於「我一無所知」的話,我時刻銘記;思考自己處事為人或生涯規劃時,我總會想到凱因斯「說到底,我們所有人都會死」這句話。
我在書中寫下這些句子給我帶來怎樣的思考、理解和領會,在討論有關句子時,也會引用其他類似的名言作說明或佐證。因此,雖說是「六十題」,但書中包羅的名言遠不止此數。

出版此書的目的,除了想為讀者們提供一批「思想之鑰」,還希望讀者們能從中得到與我相近或不同的領悟,或詰難,或思考,從而帶來不一樣的「我思」並產生不一樣的「我在」。

是為序。

未知死,焉知生?

「說到底,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凱因斯

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說的這句話,不僅是常識,而且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很難說有甚麼真知灼見。但深入去想,你會發現人類社會的種種鬥爭,包括所有的權力、金錢、情慾的競逐,實際上都有一個盲點,就是不知道或忘記了「我們所有人都會死」這個事實。當兩個人變成兩個墓碑或骨灰龕的時候,一切恩怨情仇、一生的惡鬥還存在嗎?一個人畢生爭奪的權力和財富,還有意義嗎?因此,想到「我們所有人都會死」,我們在生存時的活動、人際關係都會不同。生前所有的得著,死後都帶不走;而生前的所有失著,死後也沒有甚麼損失啦。人生有許多不公平的事,但「死亡讓所有人變得平等,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過一死」。凱因斯這句像是無意義的話,其實是可以主導我們一生的行事、為人的。它太重要了。

在處理國際紛爭的事務上,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韓瑪紹說了類似的話,他說:「說到底,對死的看法決定了我們在人生中所面臨的所有問題的答案。」

《論語:先進篇》「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孔子的意思是:人生有許多事情待解決:為甚麼要虛耗精神去探索未知的死亡世界呢?—孔子的思想,認為問題的本質在生不在死,憂懼死亡是搭錯線了。

然而,凱因斯和韓瑪紹提出的是一種相反的想法,這想法是︰未知死,焉知生?

在暢銷書《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中,已被醫生判了死刑的墨瑞教授,對他的學生艾爾邦說,「只要你學會死亡,你就學會活著」,因為儘管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死,但沒有人把這當真,沒有人真的相信死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當你了解自己就要死了,看事情就會不同」。因此,「學到如何死亡,就學到如何生活」。想到人一定會死,你面對人生的所有問題都不難找到答案。

哲學家的一無所知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古希臘哲學家,被後人廣泛認為是西方哲學的奠基者。身為雅典的公民,據記載蘇格拉底最後被雅典法庭以引進新的神和腐蝕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處死刑。

蘇格拉底並不認為。已是個「智者」,即博學或聰明的人。他稱自己為「哲學家」,因為哲學家的英文philosopher這個字的意思是「一個愛好智慧的人」。

智者所指的是教師,那些自以為無所不知、自誇博學多聞而以有一點知識為滿足的人,哲學家則知道自己所知十分有限,因而不斷追求真知灼見。蘇格拉底說:「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意思是: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知識是無窮盡的。似乎跟蘇格拉底說的「一無所知」意思相近,但其實蘇格拉底的意思不是表示知識無涯,而是他真的認為自己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