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英雄 - 伍德興 宣傳單張引發消防熱血
消防隊目伍德興當年一看見招募消防員的單張,便覺得是自己想要的工作。

「畢業時,在學校看到消防處招募消防員的單張,一看便覺得這是我想要的工作,希望可以在危難中幫助別人,出一分力。」一張宣傳單張,令伍德興(伍Sir)投身成為消防員;時隔23年,他成為消防隊目,隸屬高空拯救專隊,現於消防及救護學院擔任助教,教授有關使用繩索進行高空拯救的專科項目,有時亦會「去車」出動,參與高空拯救。

擔任助教四年,伍Sir教出不少學生,但他笑言其實自己的「操班」成績並不出眾,甚至曾被班主任「扣假」,連續三個月不能離校外出,要留校加強訓練。直至中期試過後,班主任讚他成績有進步,一番努力終於獲得認同,令伍Sir感動至眼有淚光。訓練過程嚴格,但伍Sir卻非常感激教官和班主任,尤其當他出班不久便遇上嘉利大廈五級大火。

火場中體會教官苦心

「破門進入嘉利大廈二樓滅火,環境漆黑一片,手伸到面前一尺都看不清楚,四周傳出『霹靂拍勒』的焚燒聲響。」伍Sir回想當時若非經歷過嚴格的「操班」訓練,可能會因為現場環境帶來的極大壓迫感而不知所措,幸好自己和同事能夠如常地執行工作。稍後,當伍Sir回到樓下暫作休息,卻巧遇他的班主任,他忍不住上前向對方道謝:「多謝阿Sir,這場火警,令我明白到為何你對我們有那些要求!」

被石頭打中繼續救人

進行拯救工作,有時環境相當惡劣,伍Sir就曾於8號風球下出動,上飛鵝山搜救兩名被困的行山人士,當時他被兩塊石頭擊中,受了輕傷,但卻沒有放棄救援。「所有同事都暫停工作,問我有沒有事。我摸一摸心口,沒有斷骨,咀唇被碎石擊中裂開,我吐出滿口沙泥,問身邊同事,他說我的咀唇腫得像『香腸咀』,但沒有大礙,於是繼續救人。」而這些驚險環境和經歷,事後卻成為他教學時用來分享的寶貴經驗,有助學生和同事掌握更多不同事故現場的情況。

為了給家屬一個交代

除了大型事故,伍Sir的另一次深刻經驗是在太平山發射塔下搜索自殺人士的遺體。伍Sir自發射塔游繩下去後,發現遺體處於一片密集樹叢當中。為了安放枱床,讓遺體完完整整地運送離開,他花了好幾小時,動手用鋸刀清理附近一片及胸的樹木,其間汗流浹背,鼻中更不時傳來遺體的濃烈氣味。他坦言過程並不好受,但內心卻有一份信念在支持:「要把遺體好好的、完整無缺地運送離開,給死者家屬一個交待,讓他們見最後一面。」

日常工作需要使用繩索來救人、教人、助人,故對伍Sir而言,它的意義遠遠不止一條繩索那樣簡單。他引用一位上司的說法道:「繩,表面看來是工具,但深入地看是生命,亦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撰文:呂惠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