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40我和你」手記
2017-12-15
「十大中文金曲」和我的小幸運
撰文:小美
1987年。

「十大中文金曲」第十個年頭。

也是我第一年以一個填詞人的身份,參加這個金曲盛典,感覺如夢似詩。

作為一個創作人,我真的是帶點小幸運。還記得在86年的一個夜,我在工作的電視台苦幹著的當兒,因緣際會,遇上我的伯樂羅文先生和監製楊健恩先生,給予我這個不見經傳的新人類,嘗試填詞的機會。


感謝伯樂羅文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猶記得那個夜,他們本是在討論音樂特輯的主題歌,急於日內完成,在極趕急的情況下,一片討論聲音此起彼落間,我的監製突然朝向我的工作枱瞄過來,似驀地想起我曾言明一直受許冠傑先生的音樂啟蒙,於工餘喜愛填填作作,在電光火石瞬間,他和羅文先生步出並問:「有首歌俾你試填,明天交可不可以?」我立答道:「當然可以!」頓時羅文先生接上問:「明天交,真的可以?」我瞪大眼晴,一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神態,猛地點頭應道:「肯定!」或許就是我這份儍憨的自信,得到這個填詞的機會。

拿著音樂帶子,一個無眠的晚上,想像了一下羅文先生的歷程,就把歌曲譜上歌詞,並起名為《幾許風雨》,翌日準時交到羅文先生手上。

一首被他唱出如泣如訴的人生曲,就此誕生,自此亦展開了我踏上填詞人台階的夢幻機遇。

小幸運尚未休止。

那一年,《幾許風雨》在各個媒體上火紅起來,作為一個填詞新丁,自是感恩萬分,樂不可支。偶爾走在街頭巷尾,都聽到歌曲的響起,那種透過大氣電波去聽到自己創作的快感,真的無法用筆墨去形容。

如是者就在這一年間,先記下了《幾許風雨》,接著也譜寫了《有誰共鳴》和《無言感激》,一下子,我的人生路途上,多了這系列的人生曲,也得感謝張國榮先生和譚詠麟先生的信任,令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劃出一點彩虹。

如是者,我一邊努力於電視台的音樂組工作,另一方面,挾著這個無心插柳的小幸運,叮咚的闖進了樂壇。


踏上金曲領獎台

那一年,我所填寫的歌曲尚算流行起來,但是作為一個創作新丁,絕未想過自己和頒獎台可以有什麼關係?但是小幸運又再來襲。

1986年冬。

一個午後黃昏,突然接到一把甜美熟悉的聲音的一通來電,開口說道:「小美,我是淑梅,你為什麼沒有把你的詞作報名十大金曲?」我呆了半响,應道:「淑梅姐,你好!什麼報名呀?我不太懂。」原來每年創作人可以透過CASH,為自己的作品報名參加金曲競選的,而我完全是一個門外漢,對此沒半分理解,但由於淑梅姐有參與統籌金曲事宜,沒有看到我的名字,因而致電加以提醒,令我可以加入CASH之餘,亦首度有歌曲於十大中文金曲作候選,當下我真的很感謝淑梅姐的溫馨提醒,令我正式闖入金曲競賽之門,同步更可以高唱「幸運是我」。

因為於1987年,作為一個填詞界的新鮮人,而且還是一個女生,首度獲得我人生第一個「最佳填詞人」的奬譽,就在「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的舞台上。同年同步地兩首人生曲──《幾許風雨》和《無言感激》,均並列「十大中文金曲」,令我得到鼓舞再三。 

我必須強調,「十大中文金曲」於我們幕後的創作人們來說,真的是一個感到備受尊重的頒獎台。因為唯有港台的十大金曲,於頒獎典禮上,會逐一頒予作曲及填詞人所獲選金曲的一座獎牌。

當然,創作不是求分數,再者,歌曲能否得獎,亦不是我們可以預計的事。但是,港台頒獎禮對幕後人的嘉許和尊重,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份很窩心的鼓舞。


金曲舞台的推動力

悄悄披露一下心跡,當年自踏上過十大金曲的頒獎台,往後的日子,就不斷鞭策自己要努力,希望每一年都可以踏上這個頒獎台,領取每年努力過後的嘉許。

「十大中文金曲」,當年亦是每位歌手努力的指標,十首金曲、十優歌手,都是對於歌手們的年度嘉許,而我們一幫默默耕耘的創作人,亦同步得到鼓舞,這一份無法言喻的推動力,真的令人很快樂。

時日如飛,「十大中文金曲」已經四十周年,給予這個中文樂壇許多歌手不少光輝印記,亦給予歌手們載譽連連的機會,這個地方,實在是孕育巨星的殿堂。

填詞是快樂的!

得獎也是快樂的!

謝謝「十大中文金曲」,在我為填詞奮不顧身的歲月,不斷給我機會,亦不斷給予鼓舞。

我很開心,可以見證「十大中文金曲」四十周年的盛紀,繼往開來,我衷心祝福這個音樂盛典可以延續至許多個周年,見證更多音樂才人輩出,更多人可以得到鼓勵嘉許。人於樂壇,日子有時豐盛,偶爾也會飄搖,但大家對音樂的愛,會是永不止息。

愛在「十大中文金曲」蔓延時,也記下我的小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