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40我和你」手記
2017-12-29
「十大中文金曲」 -- 見證樂壇輝煌年代
撰文:張文新
香港電台主辦「十大中文金曲」選舉轉瞬40載,見證本地中文流行音樂發展歷程,為香港樂壇同類型頒獎禮歷史最悠久的一項盛事。

我這個被笑稱「金曲之父」的人當年也是亂打亂撞,被上司朱培慶、吳錫輝(香港電台青年音樂節目發展掌舵人,《青春交響曲》始創人)逼出來的。「被逼」,是因為70年代同期的DJ唱片騎師早已霸佔了所有播放英文歌曲的空間,一句「你要做DJ就只准播中文歌」,那就偷橋好了! 靈感來自Billboard、American Top40,還有Grammy格林美音樂頒獎禮……外為中用,我也用數榜形式開始我的第一個DJ節目,不過主角是中文歌。1975年我開創了全港第一個以中文歌為單位的排行榜節目,《中文歌曲龍虎榜》就此誕生。

隨著粵語流行曲極速發展,龍虎榜節目自然受惠不淺,在業界、歌迷、聽眾的關注和支持下,「十大金曲」的構想也就應運而生。1979年我們在尖沙咀喜來登酒店舉辦了第一屆「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


推動粵語流行曲的先驅

Canto Pop一舉成為華人音樂至尊,媒體只是推動者,content is king,功勞還需歸於作曲、編曲、填詞、監製和一班默默耕耘的唱片幕後人。改變廣東歌地位的轉捩點也必須一提許冠傑從Lotus蓮花樂隊走過來唱《鐵塔凌雲》、《鬼馬雙星》,顧嘉煇大膽起用仙杜拉唱《啼笑姻緣》。作為推動粵語流行曲的先驅,煇哥、阿Sam 實功不可沒。

「金曲40我和你」,經過多年歲月,「十大金曲」對推動本地樂壇發展的成績,已是有目共睹。持續的演化創新,公信力和認受性,引發歌迷、音樂團體支持才是成功的主要因素。回顧39年來獲獎的音樂人和得獎金曲的片段:譚詠麟在第十屆後退出領獎的場面、25週年銀禧大獎的盛況、傳媒大獎、四大天王……以至邀請頒獎嘉賓的幕後故事,實在太多,點滴難忘!試從過往榮獲「十大中文金曲」獎項的一些統計和大家分享研究,看看香港中文流行樂壇是如何走過來的。(資料由香港電台提供)


部分歷屆獎項

金針奬(前身為最高榮譽獎)

顧嘉煇、奧金寶、劉東、許冠傑、唐滌生、陳蝶衣、溫拿樂隊、徐小鳳、黃霑、羅文、 鄭國江、林子祥、鄧麗君、梅艷芳、張國榮、張學友、林振強、汪明荃、香港中樂團、 鄭少秋、杜麗莎、林夕、陳百強、葉蒨文、甄妮、盧國沾、鍾鎮濤、太極樂隊,39屆中共有28個單位獲得此項殊榮,期間也有提名者婉拒領獎。

男歌手

張學友出席金曲頒獎禮17年(8-24屆)拿了23 1/3首金曲(《甲乙丙丁》與許志安、鄭中基合唱);劉德華也出席了17年 (13-29屆)有21 1/2首金曲(《無間道》與梁朝偉合唱);

陳奕迅由第21屆《天下無雙》開始,至今拿了16首金曲;

必須一提:李克勤也有15 1/2首 (與《左鄰右李》 譚詠麟合唱);

而譚詠麟由第四屆《想將來》到第十屆後退出,以個人名義7年來也拿了10首金曲,其他還有《千載不變》(温拿樂隊)和《左麟右李》。

女歌手

容祖兒由第23屆《誰來愛我》開始,拿了17首金曲;

楊千樺10首(第22屆《抬起我的頭來》開始);

鄭秀文8首(第18屆《捨不得你》開始);

梅艷芳由第六屆《赤的疑惑》開始至第十二屆《夕陽之歌》、《淑女》,7年來也拿了8首金曲。

組合

Beyond 4首、Twins 3首、C AllStar 2首

作曲

雷頌德 26首、顧嘉煇25 1/2首(葉蒨文《焚心以火》與黃霑合作);
Eric Kwok 14 1/2首(《重口味》與Jerald合作)。

填詞
林夕87首(《鐵幕誘惑》與小美合作,《男人KTV》與甄健強、何啟弘合填);

黃偉文43首;鄭國江、林振強也各拿了22首。


本地佳作湧現 海納百川

在歷屆402首十大金曲中, 本地創作共337首,佔近84%,改編歌有65首:包括日文(38)、英文(12)、國語(6)、韓文(3)、其他還有來自西班牙、德國、泰國、葡萄牙、法國、馬來西亞等……你可知道張學友的《你是我今生唯一傳奇》是來自一首巴西組合The Fevers的歌曲?陳慧嫻的「傻女」昆改編自一首西班牙歌?還有一些其他華語地方歌手的名字:蔡琴、庾澄慶、林志穎、優客李林、吳奇隆、金城武、陳潔儀、吳倩蓮、張惠妹、王力宏、陶喆、周杰倫……他們都是曾經榮獲最有前途新人獎的非本土歌手。我一直主張「音樂無疆界」,更鼓勵填詞多元簡潔化,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很多中文歌詞實在看似一篇文章,原唱者也經常要看著螢光幕來唱,發音咬字不清不楚,老一代歌迷委實跟不上。.雖然「一代一聲音」,近年的中文歌就算可以吸引較年青的歌迷,但少有「入屋」及跨年代的魅力了!七、八十年代除了本地創作外,我們也改編了很多動聽的中詞西曲、中詞日曲,香港出産了很多精彩出色的音樂人,同時我們也容納了世界上其他好的聲音。


各界努力 令廣東歌驕陽再現

80年代高峰期,IFPI(香港唱片業協會香港會)曾經錄得本地唱片市場超過25億的收入,最近兩年雖有復甦現象,也只是僅僅超過三億港元。展望未來,何去何從?漫漫長路,真的不知從何說起?今天大家只顧紅人不紅歌,做show不出碟,加上回歸後,政治時事課題早成為傳媒每日焦點,電台talkshow掩蓋音樂節目,新歌曝光率遠遠低於以前,電視上看到的音樂比賽節目多是劈舊歌而不是培育新人推廣新的作品,歌手前途多由電視台幕後操縱而不是交由專業音樂人培訓發展,各種音樂頒獎禮也令人眼花繚亂……

寄望音樂人的努力、唱片公司培育的新人、新歌的長遠眼光、政府政策的配合、對知識產權的重視、音樂教育的推廣、憑着龐大的華人市場、內地進一步開放的機遇、live show演唱會、網上串流streaming、各種digital數碼平台、new media新媒體功能以及new business新的音樂營商方法,可以彌補傳統physical唱片收入的下降,為中文樂壇帶來曙光,延續香港在華人世界心中「荷里活」的美譽。

「十大金曲」, 我們的Canto-pop 廣東歌可以驕陽再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