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碧 Momo Leung

不追求還原實物的真實性,
更喜歡偶然加添一點怪異。

梁家碧Momo Leung,本地自由插畫師,作品多次參與公開展覽,曾受邀岀席TVB節目《文化新領域》介紹個人作品,於Ohmykids青少年及兒童繪本創作比賽2016中奪得公開組冠軍。繪畫插畫佔據了人生的一半,手繪是她最愛的表達方式,以水彩鉛筆木顏色逐筆繪畫,看著色彩互相融合,配合自己創作的文字,是治癒自己內心的方式。風格奇幻細緻,畫岀現實中不存在的畫面,渴望建立屬於自己的插畫世界。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 你是怎樣開始踏上插畫/漫畫的道路?
梁家碧Momo Leung: 我從小便熱愛繪畫,學習過程裡一直未離開過藝術科,直至大學接觸插畫科更是入迷。插畫對我而言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亦帶給我很多難忘的機會和經歷。我有過懶惰的時刻,卻沒有過真正停下步伐的時候,最初只是單純抱著分享和記錄的心態,我開始發展自己的個人專頁「Yellowwhitestone」,其後融合手作繪畫逐筆畫的手繪袋,參與不同市集。期間因而遇上不同的機會,接到插畫的工作,甚至有了個人展覽的機會。我覺得和插畫的緣份彷彿一早註定,一生中似乎和插畫密不可分。
Q2 RTHK: 從取材到落筆演繹,你跟其他繪作人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什麼?
梁家碧Momo Leung: 在我大部分的個人作品中,基本上每個畫面都是現實中無法實現的奇幻畫面。我的插畫不同素描,不追求還原實物的真實性,反而更喜歡偶然加添一點怪異,像是行走在月球上的「腳」,被裝上發條的女孩等等。我筆下的每一個女孩的臉貌都是屬於我自己的,創作內容偏向憂愁,喜歡這樣的感覺勝過正能量,快樂的故事形式大多相同,但令人憂傷的事卻可以有千百種變化。這種感覺偶然令我很著迷。在我的作品中,角色經常配戴著派對時用的三角尖帽,一切發生的,或許是一場奇幻的派對。
Q3 RTHK: 你的繪作美學信念是什麼?最想透過繪作表達的是什麼?
梁家碧Momo Leung: 我的美學信念是在我的插畫中,儘量展現奇幻和細節,我喜歡人們因為我的作品而停留註足,畫裡有不同的質感細節能令人想慢慢細味。插畫對我而言,有時候亦是一種自私的東西,在生活上的壓抑,透過每一筆畫在畫紙上的觸感,其實也是我對自己的治癒方式。最想透過繪作表達自己對世界的感覺和心情,展示在我腦海中的另一個世界。有一句話我很喜歡,「如果藝術家希望作品中的耳語被聽見,作品就必須用吼的」,現在我更加努力的記下自己的感受,希望創作更有共鳴的作品。
Q4 RTHK: 對想認識插畫/漫畫的朋友,你會推薦他們看那幾本作品?(2-3本)
梁家碧Momo Leung:日本插畫家Yuko Higuchi的畫集,細緻的線條和淡彩令人目不暇給,大量植物和動物的元素亦充滿童話般的奇幻感覺。香港插畫師小克過往的繪畫作品,除了《聾貓》外,其實有一段時間他的畫作非常細緻和科幻。台灣插畫家幾米的《月亮忘記了》,不只插畫,內容亦令人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