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gie Wong

水彩那種淡然的色彩最能表達出我所鍾情的無力感和沈溺感

Maggie Wong(黃皓怡)於香港成長,修讀平面設計與藝術課程,現為全職插畫師,曾為不同品牌Cartier、Tokyo Milk Cheese Factory、VOLVO等合作繪畫即時人像畫和插圖工作。數年前於愛爾蘭和日本兩個文化迥異的國度生活,回港後專注創作,在多種文化的衝擊下,希望用繪畫來表達內心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情與不安的感覺於畫紙上,透過畫作抒發自身在思想上的糾結。

Facebook
maggiewhoy
Read More Read Less
Q1 你是怎樣開始踏上插畫/漫畫的道路?
小時候姊姊喜歡租漫畫回家看,我就會跟著漫畫的人物繪畫,而學生時候亦經常於教科書上每一頁有空白的地方都會亂畫。在16歲那年看到田中達之作品集《CANNABIS WORKS》就下定過決心想做插畫,因能力不足最後做了幾年Graphic Designer,但設計完全得不到滿足感,反而一張自己的畫作完成了就很開心,所以努力練習加強自己的畫畫技術、舉辦不同的畫展而漸漸開始了畫畫的道路。
Q2 從取材到落筆演繹,你跟其他繪作人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什麼?
我對於無力感、沈溺感情有獨鍾,亦會自己寫一些文章,題材多數都會是圍繞自己的經歷或感受而畫成作品,而水彩的那種淡然的色彩最能表達得出我最想要的感覺。
Q3 你的繪作美學信念是什麼?最想透過繪作表達的是什麼?
我的作品大多是想表達自身的一種無力感和難以言喻的心情,畫作中的人的眼睛大多都是緊緊閉著,想表達現實中我們總是張開眼睛卻容易忽略內心的尋求,合上雙眼反而更清晰更能展開自身靈魂的尋覓。而每一個人的經歷與感受都沒可能找到一個完全相同,雖然每一張作品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意思,但都希望觀眾會看著我的作品能得到一種只屬於他們的感覺。
Q4 RTHK: 對想認識插畫/漫畫的朋友,你會推薦他們看那幾本作品?(2-3本)
Egon Schiele是我的偶像,俐落的線條、獨特的造型、構圖,每一張畫都獲益良多。
Frida Kahlo是一位很有故事的墨西哥女畫家,作品中都包含很多隱喻、具象的表徵,她令我對超現實主義產生濃厚興趣。

石田徹也遺作集中每一張作品的人物都了無生氣,有種沈重的壓迫感,看著他的作品會啟發到我很多東西。

淺野一二O的《晚安PUNG PUNG》是我最喜歡的漫畫,漫畫家的細膩筆觸加上非常黑暗與無力的題材使我看完後低落的感覺幾天都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