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森龍異

漫畫家就像一套電影中的導演、編劇,加上各式演員、武術及美術指導,甚至臨時演員和雜務等角色集於一身。

香港漫畫家。

1990年代開始入職漫畫製作公司擔任製作助理。曾參與製作的作品有《龍虎門》、《神王》、《六道天書》、《天人》、《龍少年》等等。

2013年 - 編繪首部作品,科幻技擊漫畫《異戰 Armour》。

2015年 - 推出以喪屍危機為題材的長篇漫畫《不是人間 BodieZ》。

2016年 - 編繪災難驚慄漫畫作品《香港感染 Hong Kong lnfection》。同年8月,為韓國喪屍片《屍殺列車》繪製香港版限量精品。同年11月,在香港舉辦首個個人畫展,並推出首本個人畫集《喪繪集 Zombie Art by Sam Tse》

2019年 - 3月聯同其他三位本地漫畫家及插畫家包括葉偉青、姜智傑及PenSo與香港Audi車行合作,舉辦以香港科幻未來為主題的聯合畫展《R4MBLER : The Memory of Tomorrow》,並推出聯合畫集《R4MBLER》。
同年7月,集結創造館出版社七位小説家,負責繪畫插圖,合作出版圖文小說《鬥恐怖 Tales of Horror》。
同年11月,獲比利時Huberty & Breyne gallery邀請參加紀念柏林圍牆倒下30年國際聯合畫展。
同年12月,前赴馬來西亞參與《Malaysia Comic Fiesta 2019》,並和葉偉青聯合繪製實驗式作品《R4MBLER 1/2 · Felix lp X Sam Tse -- The Memory of Tomorrow 》Zine於當地推出。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樣開始踏上插畫/漫畫的道路?
謝森龍異:我於1991年首度入職當年玉郎集團(文化傳訊前身),為《龍虎門》擔任漫畫製作助理。年少時想法很純粹,喜歡繪畫、看卡通及看漫畫(學生時十分沉迷《中華英雄》、池上遼一及大友克洋等寫實向畫風漫畫),又見80年代香港漫畫發展越來越蓬勃,一位又一位香港漫畫家崛起,名成利就,便想著將來自己一定要成為一個成功的漫畫家。但當漸漸長大見識多了,開始更了解「畫畫」及「畫漫畫」的本質其實有很大分別。

「畫畫」只需專注貫注自身藝術技巧、創意想像於一張紙面之上。「畫漫畫」,尤其是故事性漫畫,不止一張,而是一張一張、一格又一格海量連貫的圖像。除了落手「畫」,更要求「講故事」的能力,對筆下人物的性格了解,並賦予他們個性與靈魂。簡單比喻:漫畫家就像一套電影中的導演、編劇,加上各式演員、武術美術指導、甚至臨時演員和雜務等角色集於一身。這個職業絕對滿足了澎湃的創作慾念,越是深入了解,越是熱衷於想當成功漫畫家的夢想,越發不能自拔。
Q2 RTHK:從取材到落筆演繹,你跟其他繪作人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什麼?
謝森龍異:讓我以自己的漫畫作品為中心,談談這個問題吧。我喜歡寫實的畫風,較追求人物面相身形比例、各式動態、光暗、透視等的合理性。亦因為想營造強烈對比、立體感及劇力感,我的漫畫作品取材會以工整筆觸,配合黑白製作為主。在眾多作品中,以講述香港發生喪屍災難的《不是人間》為最受讀者歡迎。當初我決定選擇以此作為連載時,亦意識到到黑白製作非常適合呈現驚嚇元素。我自己一直很喜歡喪屍題材的作品,眼見世界各地古今喪屍類漫畫、電影、電視及電玩,無遠弗屆、大行其道,反觀香港創作界別以此為題的作品如鳯毛鱗角,心下一直暗藏著「要畫一本屬於香港的喪屍漫畫」的念頭。《不是人間》推出兩期之後,雖然因種種原因暫時停刋,但近年來能令不少讀者,一想起香港喪屍甚至繪畫恐怖驚嚇東西,便想起謝某,大概多少也算是「與眾不同」的地方吧。
Q3 RTHK:你的繪作美學信念是什麼?最想透過繪作表達的是什麼?
謝森龍異:哈哈,這問題真的很「深」啊!我一直以來都是「我手寫我心」,真的沒有太多時候會思考到這層次。或者如前所言,我一直喜歡寫實風格,固此也較著重人物比例、光影分佈、透視準繩等範疇上,簡單點說即是較注重基本功吧!

我這種較老派的畫手從前學習繪畫之初,不論水彩、油彩、寫生等,大都必定先由素描入門。訓練觀察力、訓練手感,由淺入深以增進自己技巧。時移世易,見現在喜歡繪畫的年輕一輩差不多都依賴電腦繪畫。方便是「軟件操作」是優勢,提供不少繪畫方法上的捷徑,但相應地卻削弱了對基礎及技巧的追求意識。個人認為,擁有深厚的基礎及技巧,作畫上可以操作的可能性會更豐富,作者未來的創作之路也會相對更闊。我希望這種追求態度,也能感染欣賞我畫風及漫畫的人,尤其是年輕一輩,需要更注重繪畫的基本功。

但是話分兩頭,有時候「物極必反」,過度執迷於追求技巧,積累的自信自尊也可導致固步自封、窒礙進步的後果。或許學畫之路也如人生之路,只要懷著謙卑的心而行,得著一定不淺。
Q4 RTHK:RTHK: 對想認識插畫/漫畫的朋友,你會推薦他們看那幾本作品?(2-3本)
謝森龍異:粗略說説以下三本:

《多啦A夢》-作者為籐子不二雄。可說是兒時首次接觸的第一本日本漫畫,當中對未來科技百寶的想像力當年可説無人能及,簡直是白日夢幻化而成的經典。哈哈,可是我還是想把它叫作《叮噹》!

《亞基拉》-漫畫作者為大友克洋。當年首次看是日文正本,故事不完全看得明白。儘管如此,當中極富電影感的分鏡節奏配合高強透視技巧呈現動態,玩弄空間感手法的獨特視野也令我看得目不暇給,連隨欣賞電影版後,更視之為大師中的大師。

《HR GlGER ARh+》-插畫作者為H.R.Giger。電影《異形》中這外星生物創作之父的設定畫集。以死寂心寒的金屬元素揉合骨、肉的詭異畫風,當年在意識、形象、創念上是劃時代的設定,喜歡暗黑偏邪創作之士必然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