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us Wong

我們生活在這樣的時代,反而應該學會如何面對自己的不快樂,才能抓住一份童真,令自己走下去。

Cyrus Wong,多功能打雜,身兼插畫、平面和時裝設計,以及花藝設計。同時,開設個人畫室,教授繪畫。因為喜歡,所以堅持畫下去。

2019年獲得「Asia illustrations Annual Awards」
2015年獲得「The winner of Design-A-Bag Competition in the Designer Group of Urban Super Fashion Category」
2014年獲得「The Winner of 15th Footwear Design Competition Hong Kong in the Designer Group of Ladies’s Sandals Category」。

Instagram
@cyrussart

Twitter
@cyrussart

MeWe
cyrussartwong

Website
https://cyrussart.wixsite.com/cyrusart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樣開始踏上插畫/漫畫的道路?
Cyrus Wong:年幼時喜歡看動畫,例如龍珠和聖鬥士星矢等,順理成章開始模仿。中學畢業後修讀插畫課程,並開始以設計為業。由於工作忙碌,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再畫畫。我喜歡看不同的展覽,很羨慕參展的作者有機會讓別人看到自己的作品,為了追尋這種快樂,決心重新嘗試畫畫,並一直持續至今。由於做創作同時要餬口,在工作後才開始思考創作,難免腦袋一片空白,所以我每天都會逼自己拿起筆,隨手畫一點東西,以保持動力,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Q2 RTHK:從取材到落筆演繹,你跟其他繪作人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什麼?
Cyrus Wong:我一直沒有特別去想這個問題,只是順著自己當刻的心情去碰觸。當然,如果是委託的工作,還是會按客人的需要,重新調整作品。

我喜歡哲學,所以我也喜歡思考不同的問題,不停推倒自己,再思考新的觀點。我以前讀時裝設計,創作時會從符號/概念的角度出發,例如畫一隻杯,是否需要畫一隻「完整的杯」才是「杯」呢?會否有不同的方法去表達呢?

由於作品包含了自己的想法,當我希望表達一種心情時,可以用什麼方式去表達呢?可否在不同的創作層面或工作上,保留一些個人特質?這些想法,令每位創作者的作品都可以變得具有獨創性。
Q3 RTHK:最影響你繪作主題或風格的人/物/事是?你的繪作美學信念是什麼?最想透過繪作表達什麼?
Cyrus Wong:最影響我的人,是在我讀時裝設計時的一位導師,她令我的思維開闊了很多,不停地引導我嘗試用不同角度去發揮創意。當習慣了這種模式,就自然地改變了我思考的方法,就像哲學一樣,我會不停發問,不停地推倒重來。

最初創作的時候,畫作會傾向於描繪外在世界。但經歷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後,慢慢走向內心多一點。我喜愛畫大眼睛的人物,很多人都會覺得我的作品帶著黑暗同傷感。我倒不覺得我們會因為畫了正面的東西,人就會變得正面。我們生活在這樣的時代,我們反而應該學會如何面對自己的不快樂,才能抓住一份童真,令自己走下去。

作品是一面鏡,在不同的時候,透過這面鏡,可以看到不同的自己。這就是令我一直畫下去的信念。

我覺得自己的作品並非特別要表達什麼,亦無法改變任何事情。我希望觀賞者透過我的作品,可以停下來,嘗試聆聽多點自己內心的聲音。我覺得自己畫得不算很好,作品也沒甚麼特別。「美」是用什麼準則去界定的呢?是否一定要畫得像真才是美?難道要用很多特別物料去創作才是好?我的想法很簡單,只想享受過程。單純地創作,在某一刻再拿出來看,能感到滿足。我的作品未必是最好的,有很多瑕疵。但有時,反而這些缺陷會顯現新的感受,新的想法,又會讓我不停地重新思考,這就是創作令我上癮的地方。
Q4 RTHK:對想認識插畫/漫畫的朋友,你會推薦他們看那幾本作品?(2-3本)
Cyrus Wong:我會看不同的書籍,因為覺得做創作就應該需要認識多點不同領域,避免固步自封。關於繪畫的作品,我會十分推介看《小王子》、Henry Darger 和石田徹也的任何作品集。三種風格看似不同,但他們的作品其實都是很忠於自己,也展示世界很多的黑暗面,真誠地面對那份孤獨感。試想想,如果每個人的作品都只是為了討好別人而畫,世界就會變得單一。如果世界没有一些人和「世人」走相反的路,那就没有創新。我從他們作品上看到不同的可能性,令我確立了信心,走不一樣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