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俊

畫感帶有邪氣,相信「變態美學」。

如果我的世界再沒有繪畫和創作,

那便等如在哈利波特的原稿上刪除了“魔法”這個詞彙;

希望能以畫家的魔法棒沾上我的靈魂作為顏料向每份作品施咒!

曾把我的創作熱血潑向主題公園設計、電影、MTV、CD封面設計,

在 Tiger Translate, DACS 和 ILLUSTRATION:2011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等國際展覽上你會感受得到。
Read More Read Less
Q1 RTHK:你是怎樣開始踏上插畫/漫畫的道路?
文俊:小時候十分喜歡漫畫,所以畫了很多漫畫希望鍛煉自己做一個漫畫家。可惜慢慢發覺理想與現實相距很遠,所以放棄並轉向設計和卡通製作方面發展,期間有長達七年的空白期沒有繪畫過任何個人創作。直至兩、三年前,慢慢發覺繪畫才是自己求存的本錢,所以以插圖為一個開始,再踏上繼續繪畫的道路,希望有一天可以發展個人創作的漫畫作品。
Q2 RTHK:從取材到落筆演繹,你跟其他繪作人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什麼?
文俊:很多人認為我的畫冷漠,死寂又毫無活力色彩。可是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最有感覺和最有型的。
Q3 RTHK:你的繪作美學信念是什麼?最想透過繪作表達的是什麼?
文俊:我相信有一種叫「變態美學」,越負面和醜惡,內心深處就會產生莫明奇妙的好奇心慢慢去窺探它,之後再以不同方式去美化和合理化它,而這些無聊的想法有影響到好的創作嗎?或許一點點吧!希望大家可以從我那些帶有邪氣的畫感受到作畫者的靈魂。
Q4 RTHK:對想認識插畫/漫畫的朋友,你會推薦他們看那幾本作品?
文俊:畫書不作推薦了,反而有一本小說我蠻喜歡:《他人事》-平山夢明。原來人性的變態可以比幽靈和鬼怪更加恐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