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是我的興趣,但向來反對把這種個人興趣神聖化,是以也有點抗拒被視作「看書的人」,怕跟那些額頭鑿住「我看書」三隻字的人歸為同類。不過那天跟朋友談起,在我 那不開心的大學時代,每天躲在圖書館看書;還有畢業後大半年找不到工作,每天亂逛書店。方才察覺和慶幸,在人生中偶爾挫折低潮的日子,原來都是書在陪我。

我和書的緣份,要由小學說起,一年級第一次例行見家長,班主任說:「這孩子好像蠻喜歡看課外書,這是好事,你們應該鼓勵他,多買書給他看,不管什麼書都好。」我父 母的教育程度不高,但他們很尊敬老師,於是言聽計從;自此,我扭計買玩具不一定獲准,但想買書就從未遇拒,父母每次都二話不說掏錢給我。

還記得那些年,香港書展創立不久,還未分拆出「動漫展」,場內接近三分一攤位都賣漫畫。但因為班主任那句「什麼書都好」,父母每年帶我去書展都讓我盡情買漫畫,把 一整套一整套《怪醫秦博士》、《龍珠》、《足球小將》帶回家,堆滿幾個大書櫃;然 後廢寢忘餐追看,有時候甚至荒廢了功課和考試。但還是因為「什麼書都好」這句話,父母對於我瘋狂看漫畫也甚少阻止。

誠然,漫畫也是書的一種,尤其大師級作者如手塚治虫,其作品的藝術和哲理水平不遜於很多純文學名著。小朋友看漫畫除了妙趣橫生,其實也有着促進閱讀、理解、想像和 表達能力這些「副作用」。而在看漫畫之後,小孩子可能漸覺不滿足,或會像我當年一 樣,開始找更多武俠小說、歷史、哲學等不同類型書籍來看。

我在學校的中文科成績一直很好,閱讀理解更經常滿分,後來會考和高考也順利摘A;及 至畢業後投身新聞行業,中文能力對我也頗有助益,歷來僥倖獲得多個新聞獎項,包括連續三年(2016、2017、2018年)獲頒香港報業公會「最佳經濟新聞寫作獎」冠軍,同時 在 20 17 年 於 三 聯 書 店 和 新 閱 會 合 辦 的 「 年 輕 作 家 創 作 比 賽 」 勝 出 , 得 以 在 同 年 出 版 拙 著 《香港舊書店地圖》。現在回想,我幸運地得到這些際遇,跟當年大量看漫畫所打下的 最初階基礎脫不了關係,最終當然要歸功於班主任那一句「什麼書都好」。

回到文首所講,我反對把看書神聖化,也不認為所有人都一定要大量閱讀才會善良、幸福和成功。然而,儘管現時科網技術發達,書籍卻仍是知識的最佳載體之一。而在我的 成長時期,很慶幸一直獲得書的陪伴。據說「愛看書的孩子壞不到哪裡」,這句話相信 錯不到哪裡。所以家長們若在看這篇文章,我願把班主任當年的說話借花敬佛:「孩子若有興趣看書,應該多加鼓勵,不管什麼書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