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身體觀是否藴含不同觀看身體的方式?近代中醫張生甫以為中醫的身體是氣化的身體:「蓋愛克司光鏡能照有形之跡象,不能見無形之氣化。以視我國飲上池之水,具洞垣之鑑,能洞燭內體氣體,畢露病情者,其神妙為何如耶。」西醫日新月異的儀器看不見中醫氣化的身體?至於中醫如何觀看,他引用《史記》所載扁鵲的典故,這個「神話式的情節」是說扁鵲飲用一種未直接落地的露水(所謂的「上池之水」)而擁有透視人體的本領:「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特以診脈為名耳。」扁鵲能隔牆看人,也能隔空觀臓。

扁鵲的典故,廣泛地被引用在中醫觀臓的脈絡。明末清初的醫家蔣示吉《望色啟微》:「三代以下,去聖人久遠,醫道漸晦,時有見垣內照者出,人爭異焉,遂以為不可及。嗚呼!其果有異人之目洞見臟腑者乎?」一般醫家都沒有透視臟腑的經驗,卻不能否認扁鵲異人而有異稟。李中梓則認為人體臟腑在聖賢經典明載,習醫之人「廣徵醫籍,博訪先知,思維與問學交參,精氣與《靈》、《素》相遇,將默通有熊氏於靈蘭之室,伯高、少俞對揚問難,究極義理,以為開導,隔垣之視,不足云也。」讀經典者的精神(氣)可與古人相感通,自然而然能見到古賢曾體會到的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