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坎,如一片寬闊無垠的大草坪,當夜幕低垂的時候,心扇一下子敞
開了,敞開了夢幻振動著五彩的羽翼,翩翩飛舞而來。
來吧,來吧,可愛的夢幻之仙!你給我以啟示;給我以嘗試;給我以悲愁;
給我以歡娛;給我以回憶;給我以先知;給我以溫馨;給我以興奮;給我以
熱力,我將毫無保留地歡迎你,並且願意一一錄下你閃光的軌迹。
夢與真是一對孿生兄弟,他們在同一條生命綫上起跑。真老老實實、一步
一個腳印地走著他應該完成的歷程。夢卻愛開玩笑,活潑好動,時而落在
真的背報,時而搶在真的前頭,更有甚者,同真搶道,作弄人也。
此生此世,夢與我結下了不解之緣。
白天的時候,你看不見麼?他就在我的瞳仁中躲藏。
夜晚的時候,你聽不見麼?他就在我的腦際中迴旋。
請相信吧,夢與我是長相廝守的伴侶。
時間是無情的,他會把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情,朝夕相處的親友一掠帶走。
夢卻恰恰相反,他能時時有意地把這一切留住,並統統帶回我們的心裡。
「處世若大夢」,這是古人曉以我的人生真諦。
因而,可以想見,對於愚人來說:生活是遊戲。
對於智者來說,生活是夢境。
美夢和惡夢,常常會輪番向我探訪。
成功與失敗,亦不斷地交替來到我們身上,既然如此,又有何足惜,又有何
足懼呢?即使是來多千次、萬次也無妨!
我對真的尊重就如對夢一樣,不分彼此。
我將永不對真說:「但願這是夢」
同樣,也永不對夢說:「最好這是真的。」
我在花叢間,夢如變幻多彩的魔蝶,飛撲而來。
啊!不知道,到底是牠著意追尋我,還是我有心等待牠?
只要我的生命不息,思絲不斷,夢幻之錦就編織不完──織進我的笑,織進
我的淚,有朝一日,將會鋪蓋於我的靈魂之上。
我有過這樣一個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