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也認為歷史是苦悶,我卻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只要深入探索,便會發現歷史內藏有不少樂趣。我曾細閱舊報章、舊檔案和親身考察訪問等,發現不少鮮為人知的昔日往事。

有一次,我訪問油蔴地小輪的船長及水手,得知昔日水手船長的逸事。過去,不少水手船長也是水上人。他們大多不識字或只識少量文字。當他們要考取船隻駕駛牌照時,根本不懂回答考卷。海事處為配合他們,會特別安排口試。後來,海事處規定渡輪要裝置雷達,改善駕駛航行安全。如前所述,不少船長及水手也是水上人,對這些新科技不懂得使用。結果,船安裝了雷達,但猶如裝飾品,船長卻沒用。這些逸事要行內人才知。大家進行親身訪問,便可得知,從中可知昔日的交通發展。

另一次,我去了歷史檔案大樓翻閱舊的檔案,從中得知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政府已有計劃資助市民大眾購買房屋。1964年6月21日,政府公佈了《中等入息階級人士購置自居樓宇計劃:高登委員會工作報告書》。這報告書改變昔日政府只提供公營租住房屋的理念,主動協助市民大眾置業。報告書建議成立一間公司,名為屋宇及貸款有限公司(後來正式推動時更名為香港建屋貸款有限公司),協助中等入息人士置業。最初建議最高貸款額為樓價百分之七十五,不可超過申請人月薪的二十四倍,且不能超過四萬元。還款期最長為十二年,息率為九厘。借款人要購買人壽保險,而保單的受益人是香港建屋貸款有限公司。結果,這個構想最終成真,協助了一些市民置業。現在,大家為居住問題苦惱,昔日的政策可否參考,解決今日的困局。

 又一次,我翻閱舊報紙,便知道抗日戰爭通賬的嚴重。根據1947年1月31 日《香港工商晚報》所載當時廣九直通車費用為三等10,,700元。當時,中國國幣與港幣比率為1,300元。因此在2月1日再會增加快車車費,三等為11,600元,二等為23,,200元,頭等34800元。慢車原收8,800元,2月1日改收9,600元。當時,政局不穩,上下快車仍非常擁擠。大家可否想像以萬多元來乘搭火車至廣州?當我閱讀這則新聞報道時,心想如活在那個時代,生活一定十分艱辛。因此,大家現在活於太平盛世,實在十分幸福。

以上三個事例,也引發我再深入探究,發掘昔日香港的面貌。香港是我們的家。這個家是怎樣形成,大家也想知多些。如大家也認為政府在1978年推出居者有其屋計劃,才有資助市民置業的計劃。其實,如前所述,政府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已有協助市民置業的計劃,可惜計劃生不逢時,遇上1966年及1967年暴動,計劃才以失敗告終。因此,大家多閱香港歷史的書籍,便會明白今日的成功,實奠基於前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