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閱讀古書的路,源自對屋脊裝飾的探究。別人看不懂的瓦脊人物故事,極具挑戰性,使我心癢癢,想找到答案。我翻閱群書,跌跌碰碰,從錯誤中學習,抽絲剝繭,從一絲絲的線索中追尋。方法是從古書的首頁,快速閱讀一遍,找到一些端倪,再行細閱,把故事的相關人物與瓦脊的戲曲人物逐一比對。「找到了!」腦袋內「叮!」的一聲,鏗鏘入耳,那喜悅是旁人難以理解的。

我從一本古書,爬到另一本,不覺間爬了很多山頭,途中得到一些其他古書的提示,導引我到二手書店,尋找稀有的舊書,期間獲得不少驚喜,讀書的快樂源源不絕!

在研究另一瓦脊時,須先從腦海的「圖書館」中搜尋配對,在幾個相關故事中作比較,然後再次閱讀書本。例如瓦脊人物中,有一使用雙槌者,查各古典小說中,使用雙槌的,有唐朝的李元霸、裴元慶、羅仁及五代的楊袞(楊家將中楊繼業的父親,楊延昭的祖父),要鑑定他的身份,須把他身邊的人物,與書中各環節的人物,逐一比對核實,才可斷定。過程中要重複閱讀,細嚼內容,鍥而不舍地從書中尋找答案,所謂「求之不得,輾轉反側」。一旦找到了,那快樂實難以言傳。這經驗使我對讀書的興趣日濃。

有時候,看了幾本類似的古書,故事內容大致相同,我蠻有信心地鐵定答案。誰知山外有山,古時還有其他不同的版本;而且戲曲表演,常加油添醋,把內容作出調整。參看不同的腳本,發現多了很多枝節。例如在《楊家將演義》一書的內容之外,戲曲中加插了楊排風等人物,使故事內容延伸發展;《說唐演義》與《隋唐演義》的內容也不盡同;更有腳本加插了秦叔寶擂台比武辨真假的環節。如此種種,使我眼界大開,原來古典文學和戲軌的罅隙間,存在廣闊的創作空間。古典小說又常加插一些神怪人物和仙法,有人認為它導人迷信,我卻把它看作「卡通」故事。現實生活解決不了的事情,就用神話解決,天馬行空,別有韻味。

瓦脊的故事大多是關於《三國演義》、《封神演義》、《說唐演義》、《楊家將演義》、《水滸傳》等,除了這幾本古典名著外,已經很難在香港的書店找到其他古時流行的小說了。京劇的戲曲故事,編撰流傳的尚多,古本粵劇和服飾,坊間可見的甚少。希望粵劇界多多努力,填補這一空隙。

古人在古物中留下謎語,尋寶圖藏於書本中。我在八陣圖中尋找出路,嘗試還原古人的故事,發現書中人物和現實人生,盡皆尋尋覓覓:尋找功名、財富、親人、姻緣、公義 …… 不一而足。至於找到寶物與否,還看各人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