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針獎
自成一格    達明一派

有一種相遇,叫達明一派。
1984年,劉以達在音樂雜誌公開徵求Band友,
十數人來應徵,
偏偏都相差太遠,
唯獨在電台當DJ的黃耀明最為投契,
只因二人都愛聽 David Bowie。
這一年,達明一派隨著香港前途一樣,塵埃落定。

有一種美學,叫達明一派。
1986年,少年達明遇上人稱阿叔的美指大師張叔平,
阿叔講髮型,
阿明要留長,形象夠鮮明,
阿達要剪短,看來更有型,
精心打造的首張唱片,就是充滿個性,
以後達明一派的唱片封面,
都是刺激視覺神經美學經典。

有一種勇氣,叫達明一派。
無論是燈光裡飛馳的溜冰滾族,
天花亂墜之下還要決定去救火的少年,
瑟縮於惶恐下的百姓,
還是被禁色的靈魂,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
達明的歌曲,皆要為人民服務。

有一種音樂,叫達明一派。
1987年,當《石頭記》碰上電子音樂,
賈寶玉都「潮」起來,
一舉摘下「最受歡迎演出中文歌曲」獎。
今夜星光燦爛迷惘夜車繼續追尋馬路天使,
一場英倫電子浪漫新浪潮,
自成一格的,
就是達明一派。

現況天天在變化,
兜兜轉轉,
真真假假,
還有達明一派,
繼續能夠隨歌唱隨歌舞隨歡樂,
我們今天應該很高興。